尚未签到

188

主题

699

帖子

3万

积分

陪伴心旅

琴兽.琴授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36813

【择爱而行·工作人员勋章】【双鱼座2月20日~3月20日】【12生肖·猪】【帅哥勋章】【志愿之星(服务满1年)☆】【志愿之星(服务满2年)★】

QQ
发表于 2017-9-8 23: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寄生虫 于 2017-9-9 08:44 编辑



一.

如果我是从树上飘落的黄叶
就注定在这个季节慢慢凋落
只能是这样 随便飘在什么地方
请原谅我 原谅我只能这样

如果我是从空中飘落的雪花
就注定在你的手中慢慢融化
宁愿是这样 宁愿不明真相
请原谅我 原谅我只能这样

就像有一天我离开你奔向远方
就像有一天我埋在那从没去过的山上
看着冬天的雪又看着那绿树发芽
请原谅我 原谅我只能这样

就像有一天你离开我奔向远方
就像有一天你埋在那从没去过的山上
看着春天的花又看着它慢慢落下
请原谅我 原谅我只能这样……

虽然配了首音乐,但这次并不是要谈情怀,我会尽量用客观理性的语句来阐述事实。

很多关心美新路、关心我的朋友们会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此一并做个说明。

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时间会证明一切。

二.

为了方便刚加入美新路的新朋友了解大致背景,我先做个自我介绍。

姓名:饶睿
昵称:美新路虫子
职业资格:社会工作师(中级)
社会职务:北京市志愿培训师、北京市志愿文化推广师

个人荣誉:
2014年-获共青团中央颁发“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奖”
2015年-获北京市政府颁发“北京市敬老孝星荣誉称号”
2016年-获北京市委社工委颁发“北京社会好人荣誉证书”

美新路履历:
2008年起,成为美新路大朋友项目长期志愿者;担任美新路策划组组长,负责运作美新路年会、年刊等志愿活动。
2012年起,成为美新路晚缘项目官员,主持整个项目运作,项目先后获得北京市级社会建设专项资金、北京市福利彩票公益金、汇丰银行等资金支持。
2014年起,成为美新路执行总监,全面负责机构运营管理,为社会组织培训志愿者,对志愿服务机构提供项目指导。


自我负责美新路相关工作之后,带领团队获得如下荣誉:美新路被第四届中国公益节评为“最佳公益组织奖”、被北京市政府评为“敬老爱老为老服务示范单位”、被首都文明委评为“首都学雷锋志愿服务示范站”;晚缘项目被北京市政府评为“优秀慈善项目”、晚缘项目和大朋友项目均被首都文明委评为“学雷锋志愿服务金牌项目”;美新路志愿者共有56人先后获得“北京敬老孝星”称号……

三.

现在,主要是讲述从2008年到2017年这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我是如何走近美新路又是如何被美新路“辞退”的。

2008年,我加入美新路,成为大朋友志愿者,这个过程跟很多大朋友差不多,略过不表。

2009年,我首次以美新路策划组组长的身份筹办美新路年会,自此至今,我连续主导筹办了共六年的美新路年会。

2010年,我向美新路投递简历,应聘全职工作人员。面试之后,未获通过,理由不详,听闻是因为我的简历不够好。

2011年,美新路仍在招聘,我再次应征,再次被拒。此时美新路招聘的岗位是总干事,我面试之后被告知,美新路已邀请一位无论资历与学历都比我高出许多的业内人士前来应征,如果对方应邀,美新路将不会考虑我。不久之后,接到美新路回复,邀请的那位业内人士在面谈后并未同意前来就职,但即便如此,美新路仍然认为我不能胜任此岗位,美新路将暂不招聘总干事。

2012年初,美新路将岗位级别下调,发布招聘执行总监。我又来应征,然后,又没通过,美新路还是觉得我不够格。但美新路给出一个选项:大朋友项目工作人员即将离职,你是否愿意从应征执行总监降为去应征大朋友项目工作人员?然而,在我答应了之后没多久,美新路告知我:那位大朋友项目工作人员又决定暂时不离职了,你是否愿意转去做敬老服务的晚缘项目?

于是,2012年3月15日,我正式加入美新路办公室,成为晚缘项目负责人。

2013年初,美新路还是把去年那位总干事应征者请出山,出任总干事带领工作团队。此后一段时间,美新路办公室陆续有人离职有人入职,但是一年多之后,这位总干事也被美新路辞退了,当时听到的理由是该总干事与理事会沟通不畅。

2014年8月起,美新路再度决定不再设总干事岗位,由我担任执行总监带领工作团队。

2015年初,几位同事有旧病复发身体原因、有奉命成婚家庭原因等相继离职,我这个执行总监几乎成了“光杆司令”,项目工作人员包括我在内只剩两位,一位负责大朋友项目,我兼带着负责晚缘项目。而这时,我也检查出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

工作仍然要继续,我因腰疼不能久坐,此后大部分时间都是站立办公。但在招聘工作人员的问题上,我与美新路实际控制人胡传朔秘书长产生了分歧。胡传朔秘书长要求我花钱去网站发布招聘广告,而我认为此举并无多大效果。我主要采用的是从某专门招聘公益人才的简历库里进行筛选,有适宜的人选我再主动发邮件邀请其来应聘美新路岗位,后来也确实因此为美新路招到了几位全职工作人员。但是,这却让胡传朔秘书长不爽,认为我不够服从领导。由于确实招到了员工,所以胡传朔秘书长当时并未将对我的不满表露出来。

从2015年底到2016年初,美新路开始做未来五年的长期战略规划。进展并不顺利,讨论的过程中,我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胡传朔秘书长认为我没有站出来支持他的想法,而这也让他很不爽。后来,在引导师的协助下,完成了一个大概的规划方案,但胡传朔秘书长和理事们仍不满意,可又没提出新的方案,同时还表示能接受几年以后美新路“死掉”。于是,我向理事会提出:既然由引导师带领大家一起做出来的方案你们不认可,也提不出别的方案,又能接受美新路“死掉”,那最差不过是“死”,何不让我试试去做一个方案出来。理事们讨论了一下之后,表示同意。春节期间,我在家写了一份草案,提交理事们审阅之后,得到回复:写得不错,虽然仍不够满意,但已超出理事们原有的期待。

经过几番修改之后的定稿,于2016年3月份召开的美新路理事会上正式审议通过(此次理事会,美新路创始人叶先生也列席参加了)。但是,之后发生的很多事却开始“失控”了……

2016年5月底,因腰椎间突出的病痛一直未能得到有效治疗和休息,已经坚持长期站立上班一年了,这时也终于支撑不住了,于是美新路领导批准我休长期病假,回家躺着养病。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我当时的情况最长可以有六个月的医疗期。我在休了两个月的病假之后,回到办公室打算开始恢复工作,却发现没那么容易。胡传朔秘书长声称代表理事会对我提出了这两点:1.要求我提供一份身体状况可以恢复工作的证明,最好是医院开具的,如果医院不能开具就得由我自己写,否则不给恢复工作;2.不会给我恢复原职,已将我从执行总监降为项目负责人。

之后一段时间,我和胡传朔秘书长就这两点进行了多次沟通。我咨询了专业人士,关于提供身体证明那点,律师表示这样的要求是不合法的,即使我写了也是无效的,根本就是废纸一张。但胡传朔秘书长仍然坚持要我提供。关于把我降职,我询问能否把我降回到晚缘项目,胡传朔秘书长表示晚缘已经新招来一位助理,所以不会让我回去负责晚缘项目;我询问能否安排我去负责做给美新路筹款的工作,胡传朔秘书长表示美新路目前没有筹款的计划……一直交涉未果,更不巧的是我的病情出现反复并加重的情况,于是将此问题暂时搁置,我继续休病假去治疗。而在这期间,胡传朔秘书长和美新路理事们开会,将之前已经形成决议的美新路五年规划方案作废,并讨论关停大朋友项目,并且之后也不再考虑重做五年规划。胡传朔秘书长后来甚至表示,他在美新路这些年,最大的错误就是做了这个五年规划。

在我休病假期间,还有点小插曲。

为了分担办公室人手紧张的压力,我让我夫人赛赛来美新路办公室义务工作,甚至还给办公室工作人员做过饭。但是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有人向我反应,觉得我在家遥控指挥,是故意派赛赛来监督办公室工作的。为了消除此误会,我便不再让赛赛去美新路办公室“上班”了,而是在家里做一些能帮到美新路的工作。去年的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我向胡传朔秘书长提议美新路可以去参加,被拒,理由是美新路没那精力。我提议可以由赛赛来办理参赛事务,不劳美新路费心,于是胡传朔秘书长才同意。赛赛为此做了很多工作,美新路的项目一路杀进全国百强赛,在决赛阶段按主办方要求需参加网上筹款(包括参加99公益日筹款),根据捐款人数与金额计分,最终综合排名决定名次与奖金。筹款过程持续数月,在赛赛和我的推动下,很多美新路志愿者看到之后也开始行动起来,纷纷转发并捐款。而自始至终,代表美新路官方的网站、公众号、微博一直没有任何声音,仿佛这件事与美新路无关、仿佛根本就没有这件事……

当依靠99公益日腾讯的配捐终于完成了约1.7万元的筹款目标之后,赛赛准备实施项目时,美新路却推三阻四,让原本设计为当年结项的项目迟迟未能启动而不得不向腾讯申请延期。筹到的钱到账之后,美新路却没有让赛赛来实施项目,而是由美新路办公室自己来实施项目,一直拖到今年的6月才算结项。活动结束之后,腾讯数次发邮件通知美新路,要求美新路在腾讯公益平台公示项目进展与结项报告,美新路一拖再拖,被腾讯警告将可能把美新路拉入黑名单,美新路这才提交结项报告。不知道今年的99公益日美新路还能否参加……

2016年11月,我回到美新路办公室准备开始恢复工作,这时胡传朔秘书长仍然不给我恢复执行总监的职务,给我的选项是,要么答应去接替红英负责大朋友项目,要么结束工作关系解除劳动合同。我答应去接手大朋友项目,当时给我安排的是暂时先做大朋友项目历史资料与操作流程的梳理与提炼工作。

此后不久,原本新招来工作了半年多的晚缘项目助理辞职了,美新路并没有安排我去接手晚缘项目,即使晚缘项目负责人的岗位空缺,一直在招新。

另外,美新路今年还新招进一位工作人员来负责筹款工作,即使我曾主动申请负责筹款工作被拒,但今年美新路宁可招新人也不给我机会。

2017年6月5日,美新路正式宣布由我接替红英负责大朋友项目,并通知了所有在服务的大朋友志愿者。在我接手大朋友项目之后,美新路办公室负责人井春对我提出一项原计划之外的新任务,要求大朋友项目完成筹款40万元。我表示愿意尝试去挑战一下,我在几周之内逐一完成对大朋友所有基地的拜访,与校长、老师顺利对接,进行工作部署。

然而,6月30日,美新路突然通知我解除劳动合同……

起初给我的理由是和领导沟通不畅。
我多次探究之后,胡传朔秘书长才“坦诚相告”,主要是担心我会不服从领导。

担心而已……

四.

2017年7月10日,正式通知所有在服务的大朋友志愿者,大朋友项目又重新交回到红英负责。

2017年7月14日,美新路办公室负责人井春在例会上突然宣布,红英以后负责晚缘项目,而大朋友项目会交给另一位刚完成面试的新人。这位新人原本是应聘晚缘项目面试通过,还没入职就被谈话转去大朋友项目了,不知道他之后有没有来美新路正式入职……

而我,完成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签署之后,有一天去到美新路办公室准备开具离职证明。当时美新路办公室正在开例会,我没有多说话以免打断会议,向众人点点头打个招呼,走到旁边的电脑前坐下准备打印离职证明。胡传朔秘书长突然对我说道,饶睿你干什么,有事吗?我说,没什么,就打印一下离职证明。胡传朔秘书长说,你已经离职了,你不能随便碰办公室电脑。于是,我退到一旁,等例会结束之后,我与美新路办公室负责人井春沟通,得到许可,同意我使用办公室电脑打印离职证明。还未打完,胡传朔秘书长过来再次警告我,没有经过同意,你不能用电脑!我表示已经得到美新路办公室负责人井春的同意,胡传朔秘书长马上说道,那我不同意!并且,胡传朔秘书长指示井春不许给我的离职证明盖章。

此后多次交涉,未能谈拢,时至今日我仍未拿到离职证明。因此,我正在考虑申请劳动仲裁,并保留其它可能会让事态升级的正当权利,以警醒美新路不要在任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从未想过会被美新路“扫地出门”,也从未想过有一天可能会与美新路“对簿公堂”。
我并不想这样做,但是,请原谅我……

美新路虫子
2017年9月8日

当你要开口说话时,你所说的话,必须比你的沉默更有价值才行。

尚未签到

1

主题

11

帖子